首页- 新闻中心- 民生连线- 求职招聘- 旅游- 房产- 酸汤社区- 吃喝玩乐- 黔港微博- 家园博客- 生活帮- 手机报- 团团赚- 专题

订阅
首页| 全州新闻| 时政要闻| 县市新闻| 专题新闻| 民生连线| 视听中心| 黔港图库| 投资黔东南| 招商引资网

岑巩县马家寨吴氏家族被确认为吴三桂后裔(图)

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新闻热线:8222000  投稿QQ:449315
时间:2010-07-14 11:07:56  来源:  

 

岑巩县马家寨吴氏家族被确认为吴三桂后裔(图)

岑巩县召开“吴三桂、陈圆圆”史迹座谈会

    本港讯 (记者 杨骥 摄影报道)吴三桂的遗脉隐居何方?绝代佳人陈圆圆墓葬何处?在中国历史上,这一直是个未解之秘。7月11日至12日,来自北京的清史专家学者深入岑巩县马家寨进行学术考察得出大量证据证明,马家寨吴氏家族就是吴三桂后裔,而被吴三桂后人指认作“陈老太婆”的墓穴极有可能是绝代佳人陈圆圆的墓穴。

契机:马家寨三百年隐情初见端倪

    岑巩县马家寨位于该县水尾镇,距离县城30多公里。说起马家寨的秘密和陈圆圆墓,不得不提及一个人,那就是岑巩县委宣传部原副部长黄透松老同志,他是发现马家寨吴三桂遗脉的第一人。

    文化大革命时期,黄透松被盖了“三家村四家店”、“黑帮”、“走资派”等大帽子。1968年,造反派押送他到马家寨办学习班,搞所谓“肃清流毒”样板。

    到马家寨后的一天,黄透松在当地一个叫达木洞的地方打包谷,那时侯天气很热,老百姓看到造反派的人员不在场,便喊黄透松等人去刺蓬窝歇凉,其间,一位老农摆起了吴三桂的故事。尽管自身正遭受不公正待遇,但黄透松对此却十分感兴趣。

    1983年,省文化厅下发文件,要求各地编写《中国历代名人名胜录》,在相关名单上,黄透松发现了“吴三桂”这个名字,这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他想起了若干年前老农摆出的关于吴三桂的故事来。为此,黄透松三次奔赴马家寨,展开了相应的调查。然而,头两次去,都没有找到很有价值的材料。第三次再去调查时,有人点破说马家寨中的吴永松才晓得这些事情。

    见到吴永松后,黄透松以一颗诚挚之心打动了他,他带着黄,来到马家寨的山凸上,参观一冢很不起眼的墓。吴永松语出惊人:这是陈老太婆陈圆圆的墓。接着,他把墓碑上的机密全盘说出了……

岑巩县马家寨吴氏家族被确认为吴三桂后裔(图)

    吴永松对众多密码中的其中两个密码的做了解码:

    第一,关于“聂”字。那是清雍正六年(1728年)立的一块很不显眼的小小石碑,碑脚已被泥土掩埋,上面有一块没有山字形的碑帽,左边有一块石夹柱,右边的那块石柱已经不知去向,只好用石头垒砌撑起。
上阴镂“故先妣吴门聂氏之墓位席。孝男:吴启华。媳:涂氏。孝孙男:仕龙、仕杰。杨氏。曾孙:大经、大纯……皇清雍正六年岁次戊申仲冬月吉日立。”整块碑文都是繁体字,只有一个简化的“聂”字。
家族历史秘传人吴永松老人解释说:“故先妣”没用“清”字,表明她是明末的一位王妃。“妣”代表女性。“吴门”二字暗指老太婆是苏州人,苏州古称吴门,对外也可解释为吴家。“聂”用的是雍正年间还没有的简化字,是吴家为隐蔽造的。陈圆圆本姓邢,后跟养父亲母姓陈。邢有右耳,陈有左耳,“双耳”代表邢和陈,一字双意。“双”字的繁体上边两个“佳”字,佳佳为好,花好月圆,暗喻“圆圆”。“位席”显示她地位的崇高,以女性而位居宗祠。十一个字连起来正好就是“明苏州氏陈圆圆王妃之墓”。

    第二,关于“ 阭 (yǔn ) ”字。

    在贵州省岑巩县马家寨,有一个地方叫襄子家屋场,历史资料记载,该地名的来历是以吴三桂父亲吴襄的名字取得。1983年时任贵州省文化局宣传部副部长的当地古文献学专家、思州(岑巩古称)学学者黄透松等调查者在寻访的过程中,在马家寨一名吴三桂儿子的墓碑上,无意中发现了一副奇怪的对联:“阭姓于斯上承一代统绪,藏身在此下衍百年箕裘”。吴三桂的一个直系后人吴永松老人告诉他们:“阭”字是“隐”字的简化,是吴家文人自己造的,字典上没这个字。表示后世隐藏此处。

    从这时候起,黄透松与马家寨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经常深入马家寨进行深入调查,对与吴三桂后人以及陈圆圆有关的历史史实和民间传闻进行了大量的考察研究,取得了一些有价值的材料。然而,这些材料成果和结论并未获得国家权威机构和权威专家学者的论证和认同,实际上就是未有定论。

大揭秘:吴三桂后人重见天日

    在黄透松发现马家寨隐藏了三百多年的秘密之后,一些知名人士和媒体记者也纷纷赶来调查采访,相关报道出现在了各类报刊杂志上,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反响。黔东南州对这一情况高度重视,现任州委书记廖少华在百忙中还多次过问过马家寨的事,并要求在适时的时机对掌握的资料进行论证。黔东南州委副书记韩卉,州委常委、宣传部长耿生茂等领导同志还赶赴马家寨参观访问,对促成本次清史专家学者到访马家寨作了很好的铺垫。

    今年7月12日,又有客人走进了马家寨,不过,这次来的客人与众不同,他们均为国内权威的清史专家,是为揭开吴三桂的遗脉去了哪里以及陈圆圆香魂归依何处等历史迷雾而来的。这些专家分别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导,明清研究中心主任徐凯;中国社科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对吴三桂有独到研究的滕绍箴;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博导,对清代云南、贵州之土司有深入研究的李世愉;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教授,博导,《清史研究》前主编王政尧以及吉林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前所长李治亭等。

   7月12日下午,专家冒雨赶到马家寨,并立即进行了深入全面的考察。走近马家寨,首先跃入专家们眼帘的是旗杆的基座,很有些历史了,专家们仔细察看了基座上的文字内容,并提出了意见和看法。随后,专家们来到了马家寨男坟墓群中,找到了吴三桂儿子吴启华(吴应麒),孙子吴世(仕)龙的坟墓以及大将马宝的衣冠冢,并认真对碑文记载的内容进行了考察。看了这些坟墓,李治亭研究员感叹不已,他说这些碑文是大有来头的,强调说要设法保护。

    在对村民家中的神龛进行考察时,专家们发现,所有的村民家的神龛,均出现了“延陵堂”等字样。李治亭教授联想到了吴三桂的别号,他惊讶地说:“吴三桂的别号就是‘延陵将军’呀,这太吻合了!”

    在马家寨女人坟墓群中,专家们察看了传说中的陈圆圆的墓碑。吴氏密传人把坟墓的主人称呼为“陈老太婆”,并说旧的墓碑已被取下保护起来。专家们对墓碑上出现的简化字“聂”字等展开了讨论。此外,专家们在女人坟墓群中找到了吴三桂儿子吴世杰的坟墓。“历史上,确实有吴世(仕)龙和吴世(仕)杰等人,现在终于找到关于他们的线索了!”考察组专家李治亭说。

    在考察中,一个问题始终让专家学者们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马家寨名为“马家寨”但为何寨中的1000多人口没有一人姓马呢?

    这个问题,在专家们与吴氏密传人以及其他村民举行座谈时,终于有了答案。在座谈会上,吴氏密传人吴永鹏详细介绍了其代代相传的家族秘史。他说,当年陈老太婆(马家寨人对陈圆圆的尊称)和吴启华是由马宝护送到马家寨的,为了纪念马宝的恩德,让世代子孙都知晓,故把村寨名取为了“马家寨”。专家们在察看马宝的衣冠冢时发现墓碑上有“重垒土莹人祖即己祖,复修石台若翁如吾翁”的“感恩”说法,综合此说,他们认为吴永鹏的解释是比较合理。

    在考察中,专家们还展开随机调查,询问马家寨中的妇女、儿童和青少年是谁的后代,结果所有的人都说他们的祖先是吴三桂,并且还能说出所以然来,专家们对这种众口一词的文化现象是啧啧称奇。

    “建议黔东南州把马家寨列为州级或以上的文物单位保护起来,提升保护级别,这样更利于作进一步的研究和发掘!。”李治亭研究员提议说。其他的专家学者也觉得“不虚此行,获得的东西要比想象中的东西多得多了……”

    “陈老太婆”墓极有可能葬着绝代佳人陈圆圆

    7月12日晚上,专家们结束了艰辛的考察活动,回到了岑巩县城。当晚,他们召开了“专家会议”,对考察情况进行了综合分析,在某些领域搭成了共识。

    根据考察活动的程序安排,7月13日下午,将在岑巩县召开“吴三桂、陈圆圆”史迹座谈会。黔东南州委、州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州委常委、宣传部长耿生茂,州人大副主任潘玉凤,州人民政府副州长刘晓春,州政协副主席黄明光、胡国珍等领导专程赶赴岑巩,与专家组的专家学者们见面,并在座谈会上进行了交流。

    座谈会上,5位专家分别就考察情况作了发言,其中,李治亭代表5位专家学者作总结性发言。他宣布了了专家们在专家会议上达成共识的内容。

    首先是马家寨的吴氏人就是吴三桂的遗脉,这个毋容质疑,可以盖棺定论了,也就是说,吴三桂去世后的历史在岑巩,这填补了吴三桂死后的历史空白。

    其次,专家们认为,吴氏家族尊称的“陈老太婆”墓极有可能葬着绝代佳人陈圆圆。

    李治亭说,陈圆圆魂归何处,说法很多,有的说在昆明,有的说在苏州,在贵州境内,也有多种多样的说法,有的地方还声称找到了陈圆圆的坟墓。“我们调查发现,陈圆圆坟墓在马家寨的证据最多,最有说服力,全国其他地方无法提供如此多的有力证据……但这些证据均仍不能直接证明所葬者就是陈圆圆,因此,就此把‘陈老太婆墓’定为陈圆圆墓为时尚早。”

 

    马家寨是吴三桂后人隐居地的十大理由

    第一,马家寨是“汉文化孤岛”,周边是苗寨、侗寨,中原典型建筑风格。

    第二,有陈圆圆墓碑及碑文,吴氏后裔秘传人对雍正六年所立石碑碑文的解释有一定的道理。

    第三,有马宝衣冠冢及碑文,显示吴氏后人的感恩之心。

    第四,有吴氏后人墓地,可从墓碑上获得相关信息。

    第五,有吴氏家族历史的秘密传人,其它地方没有。(大房:吴永鹏,二房:吴永松)

    第六,“认贼作父”现象。马家寨后裔现已有1000多人口,还在解放前吴氏就已在社会上讲明自己是吴三桂的后代。而在解放前,社会上乃至民国时期的教科书都讲吴三桂是卖国贼。处于受人鄙视的社会压力下,有人竟敢公开说是吴三桂的子孙,必然是出于一种亲情;如果不是吴三桂的子孙,又何必去背黑锅?而且今岩下杨氏原来是追查吴三桂后裔的,只是未能查明上报朝廷,至今吴、杨两姓还有仇恨,互不往来。

    第七,名为马家寨,实则全寨姓吴,全国绝无仅有。据长房秘传人吴永鹏讲,陈圆圆和吴启华是吴三桂的爱将马宝秘密从衡阳保卫护送,沿沅水、龙鳌河而到达达木洞(马家寨背后山中、鳌山寺山麓)隐居一段时间,以鳌山寺为基地,康熙二十四年才搬到马家寨一带芦苇地。为感谢和纪念马宝大恩大德才取名马家寨,让子孙后代永不忘记。其实全寨姓吴,没有一个姓马。

    马宝墓的对联“重垒土莹人祖即己祖,复修石台若翁如吾翁”便说明了问题。这里讲的来源说法,与一些史载陈圆圆的晚年轶事不合,但与印鸾章编著的《清鉴》十分吻合。

    《清鉴》载:“先是三桂婿胡国柱。见清兵压境。国势日逼。密谋降清。马宝阻之。不听。驰告三桂。值中秋节。三桂方拥歌姬。与所嬖陈圆圆。临轩玩月。闻变大呼曰:吾事去矣。即气噎仆地遽绝不复生。三桂既死。马宝等既与诸将。迎三桂孙世番于云南。至衡州。立之。改元洪化。始发丧。拥柩归云南。”
马家寨地处偏僻,其后裔未必能见到此种书籍,可秘传人介绍陈老太婆从衡州秘进思州的背景、路线如此吻合,也说明了陈圆圆魂归思州的真实性。

    第八,吴氏秘传讲的一些事与当地民俗有异。秘传称家史为“御字簿”,而当地民间称为“家谱”、“族谱”、“宗谱”、“堂记”等,大不相同。还秘传有“皇伞”,交给吴××家世代保管,后因家贫拿来当被子盖而毁,见者不少。又金杯银筷被吴××家拿到野牛山亲朋家收藏而失,被偷卖了。两把大刀,一把96公斤,一把80公斤,刀把有绣球,1958年当废铁卖了,知此事的人不少。而且马家寨吴氏男人个子高大,同吴三桂身体魁梧类似,有人说是基因所致。

    第九,家族墓地规模巨大,形制、习俗奇特;

    第十,隐居线路、地点和环境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的可能性很大。

 

耿生茂:抓住机遇发展历史文化旅游

    州委常委、州委宣传部部长耿生茂在会上说,岑巩县委、县人民政府要充分利用专家到马家寨考察的机遇,大力开发马家寨的历史文化旅游。县委、县政府要尽快完成马家寨旅游基础设施的申报,比如通村油路建设的申报等。对吴氏墓群、陈圆圆墓穴要上升到重要文物一级加以保护。要抓住危房改造的机遇,有规划、有设计的作好马家寨的房屋改造,整治村庄卫生,争取最快速度把马家寨建成岑巩县历史文化的旅游胜地。

 

 


 

 

责任编辑:dreamlak【收藏】
上一篇:冯仕文出席全州首期新闻发言人培训班总结会
下一篇:黔东南首个县直机关民兵应急营麻江成立(组图)